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夫妻各怀鬼胎-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_五月丁香六月婷婷网线视频
夫妻各怀鬼胎

夫妻各怀鬼胎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老刘是个喜新厌旧的人,除了老婆,是个对女人搞过一次尝尝鲜就算了的主儿,绝不再纠缠搞过的女人,因为老刘知道,老婆是用来过日子的,不可以常换常新。

  这天老刘和老婆说一个人在家闷得慌,要找隔壁孙老师过来喝点酒。

  老刘老婆做了几个下酒菜,把孙老师两口子都找来了。

  孙老师两口子一进屋,老刘就热情地打招呼。

  "来啦,快坐。"老刘说。

  老刘老婆拉着李老师的手,坐在了沙发上。

  "我们家和你们家一比 ,真是有些太寒酸了。"李老师说。

  老刘老婆虽然不懂寒酸是什么意思,但是知道李老师是在夸自己。

  "可别这么说,李老师你坐着,我去收拾桌子。"老刘老婆说。

  老刘老婆去了厨房,李老师开始打量起屋子里的陈设,无意中和老刘的目光碰到了一起,两个人都无来由的心动了一下。

  老刘和孙老师坐在一个三人沙发上,一边是脸色红润,目光炯炯有神的男子汉,一边是戴着一副金丝眼镜,面色苍白的文弱书生。

  李老师年轻的时候,就看不上自己老公唯唯诺诺优柔寡断的样子,两口子经常吵架,甚至差一点就离婚。

  这时候李老师听到老刘和孙老师闲聊着说道:“县城里的这些景点你都去过了吗?”老刘问。

  “一部分去过,还是多少年以前。”孙老师说。

  “哪天咱们两家去玩玩怎么样,费用我全包。”老刘说。

  “那怎么好呢。”孙老师说。

  “就这样定了。”老刘武断地说。

  孙老师听老刘这样说心里一喜,孙老师还是上班的时候学校组织旅游去过几个景点,再就没去过。

  "吃饭了。老刘老婆在小餐厅喊道。

  几个人来到小餐厅坐下,老刘给孙老师和自己的酒杯中倒满酒说道:"来,孙老师,你是文化人,我是大老粗,咱们干一杯,一个人喝酒实在没意思,以后咱哥俩没事儿就喝一盅。"

  说完老刘还用眼睛瞟了一眼李老师。

  老刘和孙老师一杯接一杯地喝着,老刘老婆看孙老师有些喝多了说道:“你们还喝啊,别喝多了。”

  老刘也感觉孙老师有些醉意,于是说道:“今天咱们就喝这些,以后再喝怎么样?”

  孙老师平时有些贪酒,但碍于老婆的淫威,还是点点头没吱声。

  看到自己老婆那个怂样,李老师没有好脸地说道:“你别喝了,别在这丢人现眼。”

  老刘和他老婆听李老师这样说不由得楞了一下。

  酒席有些不欢而散,老刘和老婆起身送Ta俩回家。

  几天以后,老刘真的约了孙老师两口子,和老婆一起,两家四个人包了一辆出租车,在各大景点转了一天,玩的很尽兴。

  天色已经很晚了,回家的途中老刘说道:“咱们找个饭店吃点饭吧,省的回家还得做饭。”

  出租车开到一家饭店门口停下,老刘付了车费。

  几个人走进饭店坐下,饭店虽然不算太大,但很干净。

  “你点菜吧。”老刘指着孙老师说。

  “不,不,还是你点吧。”孙老师摇头晃脑地说。

  “那就你点。”老刘淫笑着指了指李老师说道。

  李老师厌恶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,拿起菜单,点了两个菜,老刘又加了两个。

  老刘要了一瓶二锅头,和孙老师两个人喝起来。李老师这次不知为什么,破天荒的没有制止孙老师,而且看样子还愿意让他多喝点,孙老师本来酒量就不行,没多一会儿就烂醉如泥,吃完饭几个人好不容易把他抬到出租车上,气的李老师满脸乌云。

  孙老师在车上呼呼大睡,到家了还在睡,几个人又把他从车上抬进屋里,放在床上,他还在睡,看来是真喝多了。

  “你先回去吧,我看他一会儿,别再吐了。”老刘指着老婆说。

  老刘老婆很听话地回家了。

  屋子里,老刘坐在床边上,两眼看着李老师,李老师的心砰砰砰地跳着,想了一会儿,还是走过去像个小媳妇一样,坐在老刘的腿上,老刘伸出手,把李老师紧紧搂在怀里。

  “今天玩的怎么样?”老刘问。

  “很开心。”李老师眉眼传情地说道。

  老刘知道机会来了,搂着李老师的两只手开始揉搓李老师的两个大奶子,李老师个子高,人长得微胖,奶子也大,因为长年坐办公室,虽然六十多了,脸蛋还是细皮嫩肉的,老刘在李老师的脸上使劲地亲着。

  虽说女人过了六十对性事并不敏感,可李老师刚六十出头,再加上看不上自己的丈夫,对老刘仰慕已久,就大着胆子坐到了老刘的怀里,任凭老刘蹂躏。

  老刘的这一般蹂躏,感觉到李老师开始发情了,老刘的手开始向下移动,解开了李老师的裤腰带,李老师并没有阻止,老刘把手伸到了李老师的裤子里,摸到了他的隐秘处,李老师被彻底征服了,眯缝着眼睛,呼吸急促。

  “你下地把手伏在床上好吗?”老刘有些温柔地说。

  李老师从老刘的怀里下来,按着老刘说的把两只手伏在床上,老刘脱去了李老师的裤子,雪白的大屁股撅在那里,看的老刘两眼发直,老刘一瞬间在心里和自己老婆黑瘦的屁股做了比较,鸡巴开始硬起来。

  "啊……。"

  老刘脱了裤子,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了李老师的屄里,李老师轻微地呻吟了一声。

  紧接着,老刘在李老师的屁股后面用力抽插起来。

  "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。"

  李老师一边呻吟一边看着离自己不远躺在床上的丈夫,感受着屁股后面,老刘虽然不算大却比自己丈夫硬多了的鸡巴,在自己的屄里抽插着,内心不禁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我这是怎么了?!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完】